有生之年 欣喜相逢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没有对错之分的,有的只是结局悲喜的不同而已。人的表象是由他的人生经历提炼而来的,即人格,这决定了人带给周围一切事物对他们的言行感知和思想认识。有些人格迥异的人勉强凑成一团,因此在平淡的生活中充斥着无数的分歧,这些分歧在某些角度看来是有对错的,但是抛开细节问题从整体来看,你会发现,当每个人都主张自己问心无愧的时候又很难明辩到底是谁导致了这样事件的发生。
人性生而为己本就是毫无过错的事情,每个人都着急地辩论着自己的付出,但从未想过那些是不是对对方来说根本不需要或者说,太微小了,让他难以注意因此忽略。再或者说,你没有给到他所想要的程度,这就是人性的贪婪。这种贪婪的起因可能是对他人的妄想...

这是一个犯下罪恶,只为追随本心的浪漫主义者。如果一出生就注定会失去一切,那这样的一生又有什么可值得庆祝的?不如将世界作为舞台尽情表演吧。
旧多二福是一个抗争命运的斗士 他为自己而活 他做了一些坏事 那是他目的中的一环 为了达到目的 他会选择最有效的方法 那些是可以避免的死亡 但是有人希望飞蛾扑火
他对这个世界展现出了太多的讽刺 演示了人的怯懦和死亡前的恐惧 对上司的溜须拍马 虚情假意的同情 人们对名誉对权势的渴望和炫耀 他嘲笑这个世界的现实
他坚定决心要打破这样的牢笼 他想摆脱和修的束缚 想和利世一起生活 想要变成老爷爷 但是这一切从他出生起就被剥夺了 不可能的 他注定一生为和修打杂 无法与利世...

[Fate/Grand Order]吉尔伽美什(Caster) 语音全翻译

fateextraccc:

发现国服和日服没有同步所以我就继续更新翻译了。


本尊语音全翻译,其他角色的联动语音我会尽量找,如果有人发现遗漏/有更新的请通知我,谢谢。


日文来自:http://grand_order.wicurio.com/index.php?%E3%82%AE%E3%83%AB%E3%82%AC%E3%83%A1%E3%83%83%E3%82%B7%E3%83%A5%EF%BC%88%E8%A1%93%EF%BC%89


吉尔伽美什(Caster)CV:关智一



召唤:


「キャスター、ギルガメッシュ。ウルクの危機...

海马是一个紧紧将未来攥在手中,以此为信仰不断前进的人。但,在结局之时,大家都各自迈向了自己的未来,他却执着追寻着那个属于“过去”的男人。
或许这个已经无法再回到现实世界的3000年前的人就是属于他的未来,又或许,在未来和这个男人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无论怎样挣扎总逃不过天人两隔的命运,他也永远无法逃脱以他为名的牢笼。

在宗像礼司毁坏石板后的十年零八个月 他再次遇见周防尊 多年不见 但岁月并没有磨平他们的棱角 只是宗像礼司不会再拥有那似乎数不尽的半生时光陪伴周防尊到老 他不久将离开人世 具体多久谁也说不清 可能是一个月 也可能是一年 作为青王时的过度操劳使他的身体渐渐差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周防尊在床边轻轻梳理宗像的额发 鎏金色的眼睛里映满温柔 之后周防尊带着宗像穿越白天与黑夜 炎夏与寒冬 最终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来到地球最南端的小城乌斯怀亚 他们遇见世界尽头的灯塔 这座依山傍水的小城显得格外安静 他们在这里停留 过着和平常伴侣一样的生活 周防看着礼司一天天浅浅憔悴的身体 并肩行走时抓着他的手又紧了些 三个月后的夜晚...

尊礼给我的感觉像是夏夜的烟火虽然短暂但是却极其完全的绽放了自己的一生 在这短暂的时光中都给予彼此热烈且绚丽的爱 土银给我的感觉是伴有流云的蓝天 即使相隔千里也仍然如同往昔并肩同行 无论何时何地都伴于彼此身旁

牧驼人宗像年复一年行走于茫茫的沙漠中 最终在一次路程遥远的旅途遇上沙暴被掩埋于黄沙中 他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国家 他曾与一国的王子周防在儿时因偶然相遇 他们都明白对方就是自己有限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们在宁静的夏夜里相拥许下誓言 可是牧驼人终究没有办法陪伴王子的后半段人生 牧驼人在去世前曾希望自己许下的愿望能够让上帝听见 他希望王子可以遇到一个能够给予像他给予王子一样多的爱的人 时间如白驹过隙 王子遇到一个又一个倾慕他的外表 钱财 家世 权利的人 终究没有那个像牧驼人一样能够给予他最纯粹的爱的人 王子一天天的厌倦这样的生活 他带着牧驼人生前的所有物离开王宫 他离开时带着一只骆驼 他踏上牧驼人从前走...

深夜,城市已经沉入睡梦之中 宗像在街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走向镇目町 或许是来寻找与那人的回忆 又或许是对那人的味道贪恋不已 可他只是呆呆的站在吠舞罗酒吧门前 伸出手却未推开门 一束暗黄的灯光洒在他的手上 他顺着光源望去 没什么特别就是一盏路灯 此时草薙正巧打开酒吧的大门 他邀请宗像进去 他告诉宗像虽然尊去世这么多年可是他总觉得尊还存在于世上 在忘年会时他仍能在酒吧中见到尊的影子 宗像笑他过于念旧 放不下旧人 “尊他 早就不在了啊 是我亲手结束的” 草草聊过几句宗像便起身离开 他觉得自己这样幻想着能找到和周防有一丝相关的事物的想法实在太可笑了 他消失于人世的同时 世间一切存在的痕...

岁月蹉跎 宗像礼司的头发变得花白 眼角布满皱纹 行走的步伐一天比一天迟缓 年华不再 然而已成灵魂的周防尊依然守在他身边 看着他一天天老去的样子 等到终有一天 死神降临宗像身边 死神告诉周防「这个人一生活得荣耀 守护着大义渐渐老去 孤独的带着一生仅有的执念与遗憾离开人世」「让他继续睡吧 不要吵醒他 我想再看看他老去的样子 我爱他花白的头发 苍老的皱纹 我无法一生与其身旁守护 只能从灵魂深处祈祷上苍不要再给他的人生带来不幸 如果我现在说我在六十年间一直回忆着和他有关的一切 他能听见吗? 」「会的 他一定会听见的…」周防捋着宗像的鬓角 银白色的头发从他手中穿过 他俯下身贴着宗像的耳边轻轻说「我们在另...

「吶 宗像先生 在無數個掛滿繁星的夜晚 在你抬頭仰望繁星之時 可有那麼一顆星讓你留戀不已?」 「不好意思,沒有呢」「是這樣嗎?那你為何日日抬抬頭仰望星空?」「是這樣呢,至於為何仰望夜空⋯你知道嗎?夜空在我看來是純粹寧靜的事物,我不太喜歡回憶往事,可是沒有故事的人生何其乏味無趣,夜空總是能夠讓我在閒暇之餘想到年輕時的故事⋯⋯」「那是一個很美的故事嗎?是不是有一個很好的結局呢?」「算是吧,我完成了他的願望呢⋯⋯順便告訴你,讓我留戀不已的,在這世上,僅有火紅燃燒著的夕陽」

1 / 2

© infreno | Powered by LOFTER